你好,歡迎光臨達禹環境官方網站!

沼氣工程
達禹環境工程 十年行業經驗

用行動證明我們的服務品質

沼氣工程
環保百科
熱門動態

    未能查詢到您想要的文章

聯系我們
  • 電話 : 0536-8097575
  • 手機 : 13793633880
  • 郵箱 : 3619711757@qq.com
  • 網址 : http://www.inno-cent.com
  • 地址 : 山東省濰坊高新區健康東街6888號
達禹環境-環保百科 當前位置: 達禹環境 > 環保百科 > 厭氧罐沼液對水稻吸收cd的影響
厭氧罐沼液對水稻吸收cd的影響
時間 : 2019-12-19 瀏覽量 : 82

山東達禹環境工程有限公司已在沼氣工程領域深耕十年,有著豐富的行業經驗,生產各種沼氣設備,承接大中小各種規模的沼氣工程,承建黑膜沼氣池、紅泥膜沼氣池等各種軟體沼氣池及雙膜氣柜、集雨窯等,同時生產加工各類液袋、水囊、橋梁預壓水袋、森林消防水袋、可拆卸游泳池等,歡迎新老客戶洽談合作,共謀發展!

————————————————————————————————————————————————————————————————————————————


摘自《中國沼氣》2018第6期 陳佳苪 楊剛 石慶怡 鄧紅艷 都琳玉


近年來,隨著城市工業化進程的不斷發展,環境  污染的現狀越發嚴峻,其中土壤污染尤其突出。據  2014年《全國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公報》結果顯示,重  金屬Cd污染加重,有93%的地區的土壤被認定為輕度污染土壤(0.3~1.5mg·kg-1)),同時《四川省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公報》調查發現,四川省耕地


土壤的點位超標率為34.3%,其中鎘是土壤污染的主要特征污染物。鎘是一種非必需且生物毒性最強的重金屬元素。它在地殼中的平均濃度約為0.1mgkg-12。它是一種容易通過水稻的富集作用進入食物鏈的重金屬元素。近年來“鎘大米”事  件頻發,其對人體機體的呼吸系統、肝臟、腎臟,骨


骼、生殖系統等都會造成嚴重的傷害;另外,鎘的  遺傳毒性也會對人體健康造成不同程度的損害,危  及生態安全,從而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視,因此對于土  壤鎘污染的修復與治理已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  日前,對于土壤重金屬Cd的修復主要有物理修復  法、化學修復法、生物修復法,其中利用鈍化劑原

位修復重金屬污染土壤因使用便利且有效并且不會

改變土壤的理化性質而被廣泛應用6

沼氣厭氧罐沼液作為良好的有機肥,含有大量植物生長發

育所需的營養元素,如氮、磷、鉀、鈣鎂以及有機質

腐植酸等,在改良土壤、提高肥力、保護植被、增  加糧食產量等方面都有積極作用。目前研究發

施用沼氣厭氧罐沼液肥對油菜生學特性以及對油菜養分吸

收的影響,均起到促進作用,并且對土壤肥效也有明

顯的增加。并且厭氧沼氣發酵可使沼氣厭氧罐沼液中重金

形  于沼氣厭氧罐沼液的  資源化利用。另外,高的沼氣厭氧罐沼液施用量能顯著降低土

壤有效態Cd含量。有研究證明,施用沼氣厭氧罐沼液有利

修復污灌區棕壤土重金屬危害,污灌區棕壤土重

屬綜合污染水平由中度污染下降到輕度污染

但由于沼氣厭氧罐沼液是由有機物料發酵而成,其原料中重金  屬是否會隨土壤-作物體系而進入食物鏈,從而影

響人類健康成為目前沼氣厭氧罐沼液農用最大的爭議之一2)。

目前沼氣厭氧罐沼液對土壤重金屬遷移轉化作用研究較少,現

有研究主要集中于沼氣厭氧罐沼液農用的安全性與生態風險

上,而沼氣厭氧罐沼液施用對中重度鎘污染土壤的治理效果以

及其生長作物的影響與機理有待深入研究?;诖?本文通過盆栽試驗研究了沼氣厭氧罐沼液施用對原狀Cd污染土壤中鎘形態、潛在生態風險以及水稻吸收累積Cd的影響,以期明確沼氣厭氧罐沼液施用是否會引入環境風險或對重金屬污染土壤具有一定的修復效果,進而為沼氣厭氧罐沼液科學利用提供參考。

1沼氣厭氧罐沼液材料與方法

1.1試驗材料

供試水稻品種為香粳3號(云南省農科院粳稻育種中心)。

供試土壤為水稻土,土壤基本理化性質及重金屬含量為:pH值8.30,全氮0.124gkg',堿解氮0.28g…kg-,速效磷0.057mg·kg,速效鉀6.08mgkg-,全鉀0.796g·kg-1,全磷12.254gkg-,  有機質3.5gkg-1,陽離子交換量49.40 cmol. kg1,全  鎘2.68mg·kg。依據土壤環境質量標準


(GB15618-1995)可知,土壤為中重度Cd污染土壤  供用沼氣厭氧罐沼液由四川正農農業有限公司提供,系牛  糞尿料厭氧發酵產物?;纠砘再|及重金屬含量  為:全氮0.29gkg-1,全鉀0.13gkg-,全磷0.011  kg,全鎘0.002mgkg-。


1.2試驗方法

試驗于2016年5-9月在四川農業大學實驗大棚中進行,共設6個處理,其中1個常規施肥處理(CK)和5個純沼氣厭氧罐沼液處理(BS1-B5),詳見表2,每個處理設置3次重復。

試驗水稻種子經30%的H2O2消毒30min,再用0.1%的次氯酸鈉浸種1d后,撒播于秧田進行育苗,當苗齡45d后移栽于盆栽桶中。每個盆栽桶加入10kg土樣,隨后分別加入沼氣厭氧罐沼液和化肥與土壤混勻,灌水平衡1周后進行移栽,移栽時一穴一苗,共36株,整個生長期均用去離子水澆灌,整個水稻生長過程按照大田種植習慣方法進行管理。


1.3樣品處理與分析

1.3.1樣品采集

水稻成熟期采樣,采用5點取樣法取長勢均勻的水稻6株,樣品用自來水沖洗干凈后,用蒸餾水清洗,并于105℃下殺青0.5h,于75℃烘干至恒量,稱量。不銹鋼粉碎機粉碎,分籽粒、莖、葉測定

水稻不同器官Cd含量。對應采集土壤樣品,風干后過100目尼龍篩,測定土壤Cd全量、土壤各形態Cd含量。

3.2樣品分析

土壤Cd全量:稱過100目篩土樣0.25g于聚四氟乙烯坩堝中,采用HCl-HNO3HCO4全消解的方法,定容后過濾,用 ICP-MS測定溶液Cd濃度

土壤Cd形態:采用BCR連續提取法處理樣品,


具體步驟如下:1)可交換態:稱取1g樣品于50mL  丙烯離心管中,加入40mL0.11mod,LHAC提  取液,在室溫下震蕩16h后,離心分離(5000  rmin,10min);將上層清液倒入聚乙烯瓶中,加  入20mL去離子水洗滌殘余物,振蕩20min,離心,  棄去清洗液。2)可還原態:向第1步的殘余物中加  人40mL0.5m1LNH2Om:HC提取液,在室溫  下震蕩16h,離心分離。其余操作同第1步。3)可  氧化態:向第2步的殘余物中加入10mLH2O2,蓋  上離心管蓋,在室溫下消解1h,然后去蓋置于85℃水溶鍋中消解1b,加熱至溶液蒸發近干,再加入10mLH2O2,加熱至溶液近干。冷卻后,加入50mL1mol-L NH OAC提取液,在室溫下震蕩16h。其余操作同第1步。4)殘渣態:將經過第3步提取后的  殘渣稱取0.1g,轉移到50mL聚四氟乙烯燒杯中然后加入10 mL HNO3,1mH和1 mL HCIO4,加蓋后于電熱板上消解至澄清透明??山粨Q態及可還原態的重金屬為可移動態重金屬,可氧化態與殘渣態為穩定態重金屬含量

水稻糙米及根莖葉Cd含量:稱樣0.3g于消煮管中,分別加人HNO35mL,H2O21ml,微波消解  定容后過濾,用 ICP-MS測定Cd含量。以上所有樣品均做平行樣  1.3.3施肥后土壤Cd含量降低率分析  施肥后土壤Cd含量降低率計算方程為:

降低率(%)=(m1-m,)×100m

式中:m,為施肥前土壤Cd含量;m為施肥后土壤Cd含量

1.3.4土壤重金屬生態風險評價  采用由 Hakanson提出的潛在生態風險指數法來評價沼氣厭氧罐沼液施加后土壤中的重金屬生態風險

C=C/C

E= T

R=∑E  式中:R/為沉積物中重金屬的綜合潛在生態風  險指數;E,是單個重金屬i的潛在生態風險系數;  C為重金屬i的污染指數;C1與C為分別為可移動  態重金屬含量與穩定態重金屬含量。Cd毒性系數  7,為301。重金屬的潛在生態風險分級標準見


1.3.5數據統計與分  采用Excl和SPSs軟件對沼氣厭氧罐沼液進行數據統處理,比較采用LSD法


2結果與分析

2.1沼氣厭氧罐沼液和化肥施用對土壤Cd總量的影響

從圖1可知,與原土相比,各處理均不同程度地減少了重金屬鎘的含量。其中,CK處理土壤Cd含量最高,為1.484mgkg1,降低了44.02%,明顯低于各沼氣厭氧罐沼液處理(P<0.05)。而各沼氣厭氧罐沼液處理下土壤中重金屬鎘含量均降低了53.16%,51.57%,48.88%,61.57%,63.16%。說明沼肥的施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土壤Cd含量,并且隨著沼氣厭氧罐沼液施用量的增加,土壤Cd含量呈先增加后減少的趨勢。BS3處理下土壤Cd含量最高,為1.321mgkg

CK處理土壤相比處理BS3增加了8.77%,說明當沼氣厭氧罐沼液施用量在32~38gkg時,可使土壤Cd含量  處于相對較低的水平,降低污染風險。由于試驗土壤Cd含量本底值較高,為中重度Cd污染土壤,在此基礎上根據土壤環境質量標準(GB15618-1995)的二級標準(Cdmg·kg-≤0.6),各沼氣厭氧罐沼液處理組和CK處理的土壤Cd含量均高于土壤限定二級標準。


2.2施用沼氣厭氧罐沼液和化肥對土壤Cd形態的影響

重金屬的形態分為4類,分別是可交換態


(F1)、可還原態(F2)、可氧化態(F3)殘渣態(F4)  由圖2可知,隨著沼氣厭氧罐沼液的施加,F與H2的總量大體  成下降趨勢,而F3與F4的含量成上升趨勢。這說  明沼氣厭氧罐沼液對于重金屬Cd的鈍化作用是通過把不穩定  態的重金屬Cd(F1和F2)轉化為較為穩定態的重  金屬Cd(F3和F4)。

由上述圖2可知,常規化肥處理組土壤中Cd  各形態含量的分配順序為可還原態>可交換態>  殘渣態>可氧化態。原土樣中Cd各形態含量所占

總量的比例為:可還原態>可交換態>可氧化態>

殘渣態,這與原土樣中各形態所占比例大致相同,這

沒有太大變化。根據圖2,處理組BSI和Bs3土壤

中Cd各形態含量的分配順序均為:殘渣態>可還  原態>可交換態>可氧化態。處理組BS4和BS5

土壤中Cd各形態含量的分配順序均為:殘渣態>

可交換態>可還原態>可氧化態。與原土樣相比

沼氣厭氧罐沼液試驗組可交換態(F1)、可還原態含量(F2)及其

所占比例有所降低,可氧化態(B3)、殘渣態含量

(F4)及其所占比例有所上升,其中殘渣態含量提高

較為明顯。與原土樣相比較,處理組Bs1和Bs5的

殘渣態含量分別增加了998%,11.9%,97.5%

92.1%,96.5%;與常規化肥組相比,分別增加了

25.6%,33.8%,24.1%,20.7%,23.5%。與常規化

肥組相比,沼氣厭氧罐沼液處理組的非有效態Cd含量(F3+

F4)分別增加了32.68%,37.22%,31.42%  32.46%,34.61%。說明一定量沼氣厭氧罐沼液的施加可以減  少可吸收態Cd的含量,增加土壤Cd殘渣態含量  促進重金屬Cd的形態由有效性向非有效性轉化。進一步作各形態之間的相關關系分析,土壤可交換  態Cd含量在不同處理間顯著性不明顯。不同處理  間土壤可還原態Cd含量差異不顯著。說明沼氣厭氧罐沼液的施用量對土壤可交換態Cd和可還原態Cd的含量影響不大。土壤中可氧化態Cd含量在不同處理間存在極顯著差異(F=6.731,p=0.003),常規化肥處理與其它處理間的可氧化態和殘渣態差異均達到顯著水平。由此說明,沼氣厭氧罐沼液處理相比常規化肥處理對中重度鎘污染土壤中可氧化態和殘渣態Cd含量有顯著影響,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增加可氧化態和殘渣態Cd的含量。因此,沼氣厭氧罐沼液的施加在一定程度上  增加了較為穩定的可氧化態(F3)和殘渣態Cd(F4)  的含量,達到了一定的鈍化效果。


2.3沼氣厭氧罐沼液施加后土壤中重金屬的生態風險

C1和E,的值決定了重金屬的風險水平,由表4可以看出,CK處理組中Cd的C值為3.17,為輕度金屬污染;沼氣厭氧罐沼液處理組Bs1-Bs5中Cd的C值分別為2.32,2.11,2.36,2.32,2.37,為輕微金屬污染,表明沼氣厭氧罐沼液處理后金屬污染降低,由輕度金屬污染降為輕微金屬污染。同樣,CK處理組的Cd潛在風險指數(Fr)值為94.95,為較強生態風險程度;沼氣厭氧罐沼液處理組(BS1-BS5)的潛在風險指數(E,)值分別為69.52,63.40,70.68,69.58,71.18,均處于中等生態風險程度。經過沼氣厭氧罐沼液處理,生態風險程度由CK處理組的較強生態風險程度降低到中等生態風險程度,說明與施用常規化肥相比,沼氣厭氧罐沼液的施用降低了該土壤中重金屬的生態風險。同時,未經處理的土壤的潛在風險指數(Er)值為51.24,為中等生態風險程度,說明沼氣厭氧罐沼液的施用并未增加其生態風險。


2.4施用沼氣厭氧罐沼液和化肥對水稻重金屬Cd含量的影響

由表5可見,處理組BS1~BS5水稻器官Cd含量為根部>糙米>根莖葉>稻米殼,以根部為主,且隨著沼氣厭氧罐沼液量的增加有所上升,籽粒對Cd的積累量相對較低。這與CK組中Cd在各器官中分配情況相同,這說明沼氣厭氧罐沼液的施加不會影響重金屬Cd在各


器官中的分配情況。隨著沼氣厭氧罐沼液量的增加,各處理組  中的水稻莖葉部分、糙米以及根部的Cd含量均成  增加趨勢,但處理組BS1~BS5均小于CK組的Cd  含量。在沼氣厭氧罐沼液處理組中,處理組Bs3的稻米中Cd  含量最高,達0.356mgkg1。其變化趨勢與施肥  后土壤中Cd含量的變化趨勢大致相同,均表現為  先升高后降低。CK與處理組BS3相比,其糙米Cd含量增加了1.69%。

水稻地下部分Cd含量在不同沼氣厭氧罐沼液施用量處理之間差異顯著(F=25.867,p=0.000),常規化肥處理與沼氣厭氧罐沼液處理組BS3和BS5差異不顯著(p>0.05),與處理組B1和BS2差異顯著(p<0.05)說明沼氣厭氧罐沼液施用量對水稻地下部分Cd含量的影響顯


在盆栽實驗中,將沼氣厭氧罐沼液代替常規化肥施用,對土  壤和農作物均有一定影響。段然研究表明,沼氣厭氧罐沼液  中N,P,K等營養物質含量豐富,施用沼氣厭氧罐沼液后,土壤  中N,P,K均高于未施土壤,長期施用可以提高土壤  養分,培肥土壤。本研究表明,以牛糞尿厭氧發酵產  物作底肥,不同量的沼氣厭氧罐沼液栽培水稻情況下,施用沼氣厭氧罐沼液  后,土壤速效磷和速效鉀含量有著顯著的提高,速效  磷與速效鉀的增加有利于植物的吸收,對植物的生  長有著促進的作用,說明施用沼氣厭氧罐沼液有利于提高土壤  中速效鉀和速效磷的含量,從而提高土壤的養分含  量。沼氣厭氧罐沼液施用在增加土壤養分的同時,沼氣厭氧罐沼液農用也  會造成農作物中重金屬含量的增加,重金屬污染是影響沼氣厭氧罐沼液農用的一大問題。沼氣厭氧罐沼液農用會造成農作物中重金屬含量的增加,因此研究不同沼氣厭氧罐沼液量處理的農作物中重金屬含量可以為沼氣厭氧罐沼液農用提供理論依據。有研究表明,沼氣厭氧罐沼液中的重金屬隨沼氣厭氧罐沼液施用量的  增加,其在土壤-植物系統中累積量也會隨之加大,  從而對土壤和植物產生一定的環境壓力。曹鐵  華等研究指出,有機肥的施人能顯著增加土壤重  金屬的積累,單獨施用化肥的效果不顯著。陳曉  紅8研究發現,Cd2+與施用的沼肥引入的的相伴陰  離子(C1-,NO3,O2)形成可溶性絡合離子,使土  壤固相中的Cd大量進入土壤溶液,從而降低了土


壤對Cd的吸附。本研究土壤中重金屬Cd含量大幅降低,且均高于常規化肥組的降低值,并且化肥施用量較少,說明一定量的沼氣厭氧罐沼液施入能降低土壤中Cd含量。當沼氣厭氧罐沼液施用量為32-38gkg時,施肥后土壤Cd含量的值處于較低水平,并且沼氣厭氧罐沼液的施用并未增加土壤重金屬Cd的生態風險。劉秀珍等研究發現機肥的施用能夠促進土壤中可交換態Cd和碳酸鹽結合態Cd向鐵錳氧化物結合態、有機結合態和殘留態轉化,即土壤中Cd的形態由生物有效性轉化為非生物有效性。劉文科研究表明,在高鎘土壤上,沼氣厭氧罐沼液的施用會降低有效鎘的含量。本試驗研究結果顯示,施用不同量沼氣厭氧罐沼液后,土壤Cd的分級形態產生變化,各處理組土壤中Cd可交換態、可還原態均有所減少,而使難吸收的殘渣態和可氧化態顯著增加。這與劉秀珍等人的研究結果一致。由于殘渣態Cd極難被作物吸收利用2,這表明施用沼氣厭氧罐沼液有利于土壤中Cd由活性態轉化為非活性態,不易被作物吸收,從而控制土壤重金屬污染的風險。本研究中,各沼氣厭氧罐沼液處理組的水稻糙米的Cd含量均超標,且各處理間差異顯著,隨著沼氣厭氧罐沼液量的增加糙米中Cd含量呈降低的趨勢,均低于常規化肥組的Cd含量。說明與常規化肥的施用相比,一定量  的沼氣厭氧罐沼液施用能降低水稻對Cd的積累量。由于本試  驗用土為中重度Cd污染土壤,另外,本試驗采用的  施肥方式為穴施,施用的沼氣厭氧罐沼液和化肥均在植株根系


周圍,提高了植株吸收重金屬的幾率2)。因此,本試驗中,受土壤影響,沼氣厭氧罐沼液處理組的糙米中以及水稻地下部分Cd總量均大于國家限定標準。

隨著沼氣技術的快速發展,在全國范圍內建設了大量沼氣工程,在產生沼氣的同時伴隨著大量副

物的產生,即沼氣厭氧罐沼液,沼氣厭氧罐沼液的資源化利用是沼氣工程綜合應用的關鍵之一。沼氣厭氧罐沼液作為一種具有大量的氨基酸、B族維生素、水解酶等營養全面、肥效穩定的有機肥2,其有效利用可以解決當前復合肥料濫用的問題。本試驗結果僅為在中重度Cd污染土壤上,不同量沼氣厭氧罐沼液灌溉對水稻吸收積累Cd含量、土壤養分含量和重金屬Cd含量與形態分析的初步結論。由于沼氣厭氧罐沼液成分的復雜性和沼氣厭氧罐沼液對土壤一作物體系重金屬的遷移與積累的影響的多樣性,因此沼氣厭氧罐沼液的長期農用對作物中重金屬積累遷移的影響應進步研究,從而真正使養殖業所產生的副產物達到生態化、無害化、再利用的目的

4結論

(1)與施加常規化肥相比,沼氣厭氧罐沼液的施加能顯著降低土壤Cd含量,降低土壤重金屬污染風險,其l幅為48.88%~61.6%,且隨著施用沼氣厭氧罐沼液量的增加土壤Cd含量呈降低的趨勢,當沼氣厭氧罐沼液施用量在3234gkg'時,土壤Cd含量處于較低水平

(2)沼氣厭氧罐沼液的施加能有效降低有效態Cd含量,增加非有效態Cd含量,達到了一定的鈍化重金屬Cd的效果。采用 Hakanson的潛在生態風險指數法對種植后土壤的重金屬Cd生態風險進行了評價,處理組BS1和B5的潛在生態風險指數的范圍為63.40-71.18,為中等生態風險程度,與原土相比,并未增加土壤的潛在生態風險。

(3)沼氣厭氧罐沼液的施加能降低糙米中的Cd含量,從而降低重金屬Cd在水稻糙米中的積累量。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19 Second.
暖暖免费版全免费观看日本,暖暖 日本 视频 在线观看免费,官场少妇人妻换着玩,免费岛国片在线观看x片喷水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